中國紀年776年,唐代宗睿文孝武皇帝大歷十一年,南詔長壽八年,渤海國大興三十九年,干支紀年為丙辰龍年。

中文名

776年

中國紀年

唐代宗睿文孝武皇帝大歷十一年

干支紀年

丙辰龍年

歷史大事

汴宋李靈曜作亂,平之

歷史大事

汴宋李靈曜作亂,平之大歷十一年(七七六)五月,汴宋留后田神玉卒。都虞侯李靈曜殺其兵馬使、濮州(今山東鄄城東北)刺史孟鑒,北結田承嗣為援。五月七日,朝廷以永平(今河南滑縣)節度使李勉兼汴、宋等八州留后。五月九日,朝廷只得以靈曜為濮州刺史,靈曜不受詔。六月二十四日,以靈曜為汴宋留后,并遣使宣慰。靈曜既為留后,更加驕橫,悉以其親信為管內八州刺史、縣令,想要仿效河北諸鎮,割據獨立。八月二十九日,代宗下詔淮西節度使李忠臣、永平節度使李勉、河陽三城使馬燧共討靈曜?;茨瞎澏仁龟惿儆?、淄青節度使李正己皆進兵擊靈曜。

汴宋兵馬使、攝節度副使李僧惠,是靈曜的謀主。宋州牙門將劉昌遣僧人神表暗中勸說僧惠歸順,僧惠遂召劉昌問計,昌涕泣為之陳說逆順之理。于是僧惠與汴宋牙將高憑、石隱金等派神表奉表至京師,請討靈曜。九月八日,朝廷以僧惠為宋州刺史,高憑為曹州刺史,隱金為鄆州刺史。十一日,李忠臣、馬燧軍于鄭州,靈曜帥兵來迎戰,兩軍不意靈曜兵至,遂退至滎澤,李忠臣所帥兵潰敗者大半。

鄭州士民皆驚,逃入東都。忠臣將要歸淮西,馬燧堅持不可,說:“我們是以順討逆。何憂不勝?不知為何要自棄功名!”因帥軍堅壁不動。忠臣亦收羅散卒,軍勢又振。十四日,李忠臣上奏克鄆州、濮州。十八日,李僧惠敗靈曜于雍丘(今河南杞縣)。十月,李忠臣、馬燧進擊靈曜,忠臣帥軍戰于汴州南,燧帥軍戰于汴州北,屢敗靈曜兵。

十月十八日,兩軍與陳少游前軍會合,與靈曜大戰于汴州城西,靈曜敗,遂入城固守。十九日,忠臣等圍之。田承嗣遣其侄田悅帥兵救靈曜,敗水平、淄青兵于匡城(今河南長垣),乘勝進軍汴州。二十一日,扎營于城北數里。二十二日,李忠臣派其裨將李重倩帥輕騎數百乘夜突入其營,縱橫貫穿,斬殺數十人而還,營中大驚。

忠臣,馬燧乘勝帥大軍鼓噪而入,田悅之兵不戰自潰,悅脫身北逃,將士死者不可勝數。靈曜聞之,遂開城門乘夜逃走,汴州遂平。二十三日,靈曜逃至韋城(今河南長垣南),水平軍將杜如江擒之。

馬璘卒,段秀實繼其任

涇原節度使馬璘病重,以行軍司馬段秀實知節度事,付以后事。秀實遂嚴加防衛,以備非常之變。大歷十一年(七七六)十二月十三日,馬璘卒,軍中奔哭者數千人,喧咽門屏,秀實皆不聽入。命押衙(官名)馬由治喪事于內,李漢惠接待賓客于外,璘之妻妾子孫位于堂,宗族之人位于庭,將佐位于前,牙兵士卒哭于營,百姓各守其家。

茍有擅自離位偶語于路者,令人執而囚之。非護喪從行者不得遠送;致祭拜哭,皆有儀節;送喪近遠,都有定處,如有違者,以軍法論處。其時,都虞侯史廷干、兵馬使崔珍、十將張景華等人謀借喪事作亂,秀實知之,遂上奏令廷干入朝宿衛,徙珍屯于靈臺(今甘肅靈臺),補景華以外職,不殺一人,軍府安定。大歷十二年(七七七)九月十三日,朝廷以四鎮、北庭行營兼涇原、鄭潁節度副使段秀實為節度使。秀實軍令簡約,奉身清儉,室無姬妾,非公會,不飲酒聽樂,在軍中威望卓著。

史料記載

代宗睿文孝武皇帝中之下大歷十一年(丙辰,公元七七六年)

春,正月,壬辰,遣諫議大夫杜亞使魏州宣慰。

辛亥,西川節度使崔寧奏破吐蕃四節度及突厥、吐谷渾、氐、羌群蠻眾二十馀萬,斬首萬馀級。

二月,庚辰,田承嗣復遣使上表,請入朝。上乃下詔,赦承嗣罪,復其官爵,聽與家屬入朝,其所部拒朝命者,一切不問。

辛巳,增朔方五城戍兵,以備回紇。

三月,戊子,河陽軍亂,逐監軍冉庭蘭出城,大掠三日。庭蘭成備而入,誅亂者數十人,乃定。

五月,汴宋留后田神玉卒。都虞候李靈曜殺兵馬使、濮州刺史孟鑒,北結田承嗣為援。癸巳,以永平節度使李勉兼汴、宋等八州留后。乙未,以靈曜為濮州刺史,靈曜不受詔。六月,戊午,以靈曜為汴宋留后,遣使宣慰。

秋,七月,田承嗣遣兵寇滑州,敗李勉。吐蕃寇石門,入長澤川。

八月,丙寅,加盧龍節度使朱泚同平章事。

李靈曜既為留后,益驕慢,悉以其黨為管內八州刺史、縣令,欲效河北諸鎮。甲申,詔淮西節度使李忠臣、永平節度使李勉、河陽三城使馬燧討之?;茨瞎澏仁龟惿儆?、淄青節度使李正己皆進兵擊靈曜。

汴宋兵馬使、攝節度副使李僧惠,靈曜之謀主也。宋州牙門將劉昌遣曾神表潛說僧惠;僧惠召問計,昌為之泣陳逆順。僧惠乃與汴宋牙將高憑、石隱金遣神表奉表詣京師,請討靈曜。九月,壬戌,以僧惠為宋州刺史,憑為曹州刺史,隱金為鄆州刺史。

乙丑,李忠臣、馬燧軍于鄭州,靈曜引兵逆戰;兩軍不意其至,退軍滎澤,淮西軍士潰去者什五六。鄭州士民皆驚,走入東都。忠臣將歸淮西,燧固執不可,曰:“以順討逆,何憂不克?奈何自棄功名!”堅壁不動。忠臣聞之,稍收散卒,數日皆集,軍勢復振。

戊辰,李正己奏克鄆、濮二州。壬申,李僧惠敗靈曜兵于雍丘。冬,十月,李忠臣、馬燧進擊靈曜,忠臣行汴南,燧行汴北,屢破靈曜兵;壬寅,與陳少游前軍合,與靈曜大戰于汴州城西,靈曜敗,入城固守。癸卯,忠臣等圍之。

田承嗣遣田悅將兵救靈曜,敗永平、淄青兵于匡城,乘勝進軍汴州,乙巳,營于城北數里。丙午,忠臣遣裨將李重倩將輕騎數百夜入其營,縱橫貫穿,斬數十人而還,營中大駭;忠臣、燧因以大軍乘之,鼓噪而入,悅眾不戰而潰,悅脫身北走,將士死者相枕借,不可勝數。靈曜聞之,開門夜遁,汴州平。重倩,本奚也。丁未,靈曜至韋城,永平將杜如江擒之。

燧知忠臣暴戾,以己功讓之,不入汴城,引軍西屯板橋。忠臣入城,果專其功;宋州刺史李僧惠與之爭功,忠臣因會擊殺之;又欲殺劉昌,昌遁逃得免。

甲寅,李勉械送李靈曜至京師;斬之。

十二月,丁亥,李正己、李寶臣并加同平章事。

涇原節度使馬璘疾亟,以行軍司馬段秀實知節度事,付以后事。秀實嚴兵以備非常,丙申,璘薨,軍中奔哭者數千人。喧咽門屏,秀實悉不聽入。命押牙馬頔治喪事于內,李漢惠接賓客于外,妻妾子孫位于堂,宗族位于庭,將佐位于前,牙士卒哭于營伍,百姓各守其家。

有離立偶語于衢路,輒執而囚之;非護喪從行者無得遠送。致祭拜哭,皆有儀節,送喪近遠,皆有定處,違者以軍法從事。都虞候史廷干、兵馬使崔珍、十將張景華謀因喪作亂,秀實知之,奏廷干入宿衛,徙珍屯靈臺,補景華外職,不戮一人,軍府晏然。

璘家富有無算,治第京師,甲于勛貴,中堂費二十萬緡,他室所減無幾,其子孫無行,家資尋盡。

戊戌,昭義節度使李承昭表稱疾篤,以澤潞行軍司馬李抱真兼知磁、邢兩州留后。

庚戌,加淮西節度使李忠臣同平章事,仍領汴州刺史,徙治汴州。